位置

作者:巴顿

位置,是个相对词,没有最高和最低,想过国内爬虫人工繁育在国际上的位置吗?

水晶虾,源自日本,经历了6年的培育,15代提纯
曾被我们认为烂大街的热带鱼种,后来在日本、美国、台湾等地均成立了协会,专门培育各种凤尾鱼

好吧,下面列举一下我们养龟人熟悉的。

这两年火的一塌糊涂的白化、变异巴西,变异的斑纹草龟(日系的价格要高于国产很多)。十多年前日本人就开始从国内养殖场收购各种白化和变异的草龟。
沼泽箱龟,CITES一级保护,原产自墨西哥,美国私人养殖场有大量个体并人工繁殖成功。
金头闭壳龟,CITES二级保护,原产自中国,很早些年美国就有一定数量人工繁殖并销售到国内。
百色闭壳龟,CITES二级保护,原产自中国,很早些年美国就有一定数量人工繁殖并销售到国内。
苏拉威西白头山龟,CITES二级保护,原产自印尼苏拉威西岛,美国有大量个体,虽已有繁殖但均夭折。
安哥洛卡陆龟,CITES一级保护,原产自马达加斯加岛,美国不少私人养殖场已可人工繁殖。
饼干龟,CITES二级保护,原产自非洲,美国不少私人养殖场已可人工繁殖。
棕靴脚陆龟,CITES二级保护,原产自亚洲,美国有大量养殖场饲养并已有繁殖。
缅甸星龟,CITES一级保护,原产自缅甸仰光河流域狭小空间,美国不少养殖场有饲养,部分繁殖。

我列举的只是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能繁殖的一小部分而已,如其它“蛇”、“蜥蜴”、“蛙”等大项国内更是望尘莫及。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似乎总是韭菜,总是在做别人给我们做的,一直处在产业链的中下游。我养龟二十多年,所见似乎没多少改变。

社会环境?投机?人口红利?我想,更多的还是应该从自身找问题。

借“低温孵化”聊聊星点龟的前路

作者:巴顿

星点种龟全国缺公,所以今年非常流行的一个词——“低温孵化”。

    众所周知,绝大多数的龟的性别是由孵化温度决定的,而这些龟种中绝大多数的是温度低于某摄氏度(一个区间)孵化公的概率就大很多,过往很多繁殖者为了追求快速经济效益或者是孵化条件所限或者是饲养不擅致部分幼龟死亡,从幼龟长成种公的极少。然后今年业界就开始流传了一个名词——“低温孵化”。

我想说,低温孵化是有条件的。

1:正常饲养,温度稳定到20多度后种龟才开始产蛋,而往往孵化的时候正在进入或经历着盛夏,房间温度飙升到30°C时,我相信大多数不带降温功能的都无法保证能很好的隔绝外界温度保证孵化箱内低于29°C,那么如果要设定在孵化公母各半几率的孵化温度上只能长达2-3个月的24小时孵化房间开空调降温,或者使用隔温性能很好的并且带降温功能的孵化箱。最后一个办法,就是期待天气不要炎热。

2:人为低温孵化,低于某个温度达到另一个区间才会导致孵化的幼龟性别为公的概率增大,但同时也意味着温度设定的越低,孵化死亡率就越高。试问,有几个人愿意这样做?或能这样做?

3:就算是真的是低温孵化,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剩下的几个如果我确定是公,我会卖多少钱?目前市场有人*万元求购一种公。

4:就算是低温孵化,那也是一个区间,只是代表着公龟的概率大一些,而不是绝对是公龟,请问怎么确定一只刚出生的幼龟性别?

​ 这里面还会有一个特例,就是产蛋时间并不在自然繁殖季,比如非春季或初夏产蛋,为什么会冬季产蛋,因为常年加温饲养。加温会带来什么问题,这个我们以后详聊。

    当然,“冷”“热”“高”“低”都是一个相对概念,“低温孵化”人家又没讲“低”到什么程度,泱泱中华几千年的文化让我们把能想到的多少个面都说尽了。

    为什么会出现星点种公难求的局面?其实星点早期流入国内时大多是成对的,依据繁殖黄喉、草龟等经验,有意繁殖者均会要求一公配几母,导致公龟挤压在商家处大量死亡。在实际饲养中才发现公龟容易折损,其主要原因是不正确的配比导致过劳,繁殖者追求快速经济效益,常年加温饲养让母龟产蛋,原本公龟休养生息的时间都被人为掌控到一年不停的交配……人类女婴成活率相对是要高于男婴的,猜想其它动物也可能出现同样状况,在原产地自然孵化出的幼龟中应是公龟数量较多(也要看当时当地气候)才能保证在之后的淘汰中维持种群。

星点龟的自然分布(图片来源于《The Spotted Turtle》)

     星点种公的减少与后续补充不上,随着法律法规的健全,野生龟也越来越难流入国内,更何况在2013年星点龟就被列入了CITES二级保护,当时差一点就直接进了一级,之后几年国内的星点热,北美种群进一步萎缩,必然导致如今国内的“一公难求”。星点龟的炒作是自“加温三年成熟产蛋您就可以开始发财了”起,星点龟市场由“玩家”转向了“商家”,炒家们赚到热钱转场,除了接盘侠们,会有一大批真正的爱好者们跟着倒霉。继续这样恶性循环,必将重蹈三线闭壳龟的覆辙,甚至更惨(三线好歹可以做肉龟,与其它龟种杂交,而且原本就生活在温度较高的地区)。

    我不反对“炒作”,甚至是赞同“高价”,因为价高既能保证繁殖者的发展,也能有效避免过度损耗。但凡事都有个“度”,怎么把握这个度,最终依靠的还是喜欢并有志繁殖星点龟的人。耐下心来繁殖几年,随着国内孵化箱品质的逐渐改善,真正的低温孵化将成为现实,星点龟会再次迎来春天,走入真正喜欢它的百姓人家。

    这样的文章估计会被唾沫淹死,但真的希望少一些披着“大师”“大神”外衣的网红,多一点真正的爱好者。曾看到过一个漫画,一个不断攀爬的人翻越了“繁殖”的大山原本以为可以舒服一下,却见到了更高更大的“选育”大山。明确了前路是件幸事,好过做无头的苍蝇。

现在还能见到这种背甲形状的人工养大的星点吗?估计再过几年就如我们吃惯了农药化肥催大的蔬菜而忘记它们原始的味道一样消失在我们脑海里了。

养乌龟的快节奏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还记得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一只乌龟来养吗?

回想二十多年前刚刚工作,花两个多月的工资买一只自己心仪的龟,冬天,接到后马上拆包装放裤兜里捂着回家,到家发现尿了我一腿。再回想上初中时候在南山花鸟市场第一次见到花花绿绿背甲的巴西龟是多么的惊艳,20-30元一只,天价,还好,父母还是给执拗的我买了。再回想,小时候家里洗手池是水泥的,老家人带来一只黑乎乎的乌龟就被丢在那里面,后来不知道怎么想的,非缠着奶奶给找了个盛米的陶缸来养,那时候还需要凭票购买的肉也切了给它吃。

我们生活在美好的大时代,生活质量飞跃式提高,能接触到的信息也越来越多,当看到台湾出版的《两栖、爬虫800种图鉴》,再次惊艳了,“我一定要都养个遍”!后来才发现其实很多“我喜欢”的物种都很难在本地饲养,如果要营造完全不同的温湿度(还不包括植被)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而且,人精力和时间都是非常有限的,如果饲养的物种食性又差异较大,乐趣将逐渐变成一件痛苦的事。再后来,我只选择了几种饲养,但对“精品”的追求演变成数量上的膨胀,贪婪让我吃了不少苦头。

这是一篇“如何饲养爬行动物”无关的文章,仅是现在的我当下的一次回顾与自省。在“脑袋被砍掉”之前,我所经历的每个时期都是美好的,无论那时候是欢笑、忧伤还是愤怒,都对自身有益。为什么小时候的开心会是那么的简单?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自己变了?不重要。大道是不变的。

回到关于爬虫上,我们为什么会喜欢养爬虫?爬虫远不如猫狗与人的互动性强,而它们却与自然联系更紧密,这或者也是我们藏在心底里的那份情结吧。

用一位美国的同行业者的话作为结语吧,“我们并不是它们的饲养者,而只是看护者”。

图片来源于Garden state tortoise

死宅又不爱运动,这种生物终于把自己整灭绝了

转载自:蝌蚪五线谱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c4MzE0Mzg1Mg==.html

世界上最罕见的鱼之一是一种不会游泳的鱼,但它最近把自己罕见没了。

        对的,并不是所有的鱼都会游泳。这种几乎不游泳的鱼就叫做手鱼(Brachionichthyidae),属于目,和深海的那种鱼有亲缘关系。和鱼类似,它们也是用嘴巴上面的诱饵捕猎,最爱吃的是甲壳动物和软体动物。

斑点手鱼和它的卵,图片来源australian geographic

  手鱼家族原本一共有14个物种,但是最近就只剩下13个了。
  今年3月,手鱼家族中的光滑手鱼(Sympterichthys unipennis)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宣灭绝了,而人类手上仅有一条光滑手鱼的标本,它还是200多年前捞上来的,后来大家再也没见过这种鱼了。凑巧的是,光滑手鱼也是澳洲记录的第一批鱼种,发现它的是19世纪的法国博物学家弗朗索瓦·佩龙(Franois Péron)。

  这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首次宣布现代海洋鱼类灭绝。其余的13种手鱼中,其中7种已经濒危,3种(斑点手鱼、红手鱼和齐氏手鱼)属于极度濒危。

现存唯一一条光滑手鱼的标本位于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图片来源fishes of australia

  那么,为啥光滑手鱼灭绝了呢?
  光滑手鱼的灭绝,和手鱼家族的宅属性有很大关系。

红手鱼大头照,图片来源Antonia Cooper

  手鱼吧,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宅的鱼了。世界上所有的手鱼都居住在澳洲塔斯马尼亚附近的真光层(海面到水下200米深)里。虽然手鱼家族普遍长得有点像被打败后在原地躺着的赛文奥特曼,但是生命力很渣。

像吧

  手鱼家族大鱼小鱼都没有鱼鳔,在哪儿出生,就在哪儿卧倒。这和大多数海洋鱼类很不一样,许多海洋鱼类孵化后会游到更深的中水带(200-1000米深)成长。​
  因为没有鱼鳔,大海告诉它,它们想动的时候要自己上来动,像这样——

斑点手鱼

  是的,手鱼的名字就来源于它们长得像手的胸鳍。
  澳洲的国家环境科学项目(National Environmental Science Program)的研究发现,它们平均一天只能走4米,好几个月下来才移动了10-460米的距离,一生只在一片海域活动。
  话说回来,不太能滑水是该目的祖传特技了。
  同属目的躄/bì/鱼科(Antennariidae)的青蛙鱼们的日常操作也是用胸鳍在海底扑腾。不过躄鱼比手鱼能游,它们的一个绝技就是青蛙喷气机——用嘴吸水然后用鳃喷出去前进。话说你是不是被一阵巨浪拍到绝情洋底再也没游回来的?(大雾)

躄鱼科的鱼也可以用胸鳍爬行,但它们是能游的

  因为宅鱼属性,手鱼无法将子孙扩散开去,大海有点风吹草动它们就很容易被灭门。塔斯马尼亚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 Graham Edgar 表示,这些特征让手鱼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很容易受威胁。难怪手鱼家族一半都上了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和所有宅属性的生物类似,手鱼平时也挺自闭,只有在繁殖的时候才会成群结队。​
  手鱼的繁殖率还很低,更糟糕的是,它们喜欢把卵产在很暴露很凸出的类似棒槌东西上面,手鱼妈对北鼻还很负责,在它们孵化前绝不离开,因此潜水的人只要一不小心踢一脚就可能会让全球手鱼面临鱼口危机。

  因为手鱼喜欢突起的棒槌,澳洲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 (CSIRO)的科学家们于是为手鱼设计了这款长得像钢管舞道具的塑料产卵器,手鱼看起来很喜欢,围着跳产卵钢管舞
  就拿极度濒危的红手鱼(Brachionichthys politus)来说,红手鱼目前只剩2个种群,每个种群的成年鱼不到50条,加起来数量不到100条,它们都住在塔斯马尼亚东南方一块50米长的珊瑚礁里。

红手鱼

  它们一般一次产80-200枚卵,每孵一窝出来,全世界的红手鱼数量就翻番,刺激不刺激。
  而另外一个极度濒危的手鱼齐氏手鱼(Brachiopsilus ziebelli)就更惨了,2007年以来就没有人见过这些宅鱼了。

正在守护卵的齐氏手鱼(Brachiopsilus ziebelli),图片来源fishes of australia​

  当然,宅是威胁手鱼的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不出意外还是人类。
  人类活动也直接造成了手鱼家族的灭门。其实在50年前,斑点手鱼的鱼口还挺多,因此塔斯马尼亚大学还经常采集它们做标本。但是到了1996年,它们的数量就少得可怜了。​
  IUCN指出,1967年前,拖网式的扇贝渔船曾在塔斯马尼亚附近海域活动,直接导致了大量手鱼被意外捕获。拖网式捕捞是一种臭名昭著的捕捞方式,这种捕捞方法可以用“赶尽杀绝”来描述。拖网在海底地毯式地拉过去,不光要捕的海产进去了,不要的海产也进去了。

拖网式捕捞,图片来源eu.oceana.org

  由于手鱼数量过于稀少,对它们的研究也举步维艰。​
  手鱼虽然又宅又自闭,但可能是一种长寿的鱼。虽然它们的生长速度贼慢,一年只能长2毫米,但是科学家们曾经发现长达140毫米的斑点手鱼,这意味着手鱼的寿命可能和人一样长。不过,如果手鱼家族消失,它们长寿的秘诀也会永远沉默。

7个月大的红手鱼只有2厘米长,图片来源CSIRO

  再讲一个手鱼研究中的误会。​
  人类在意识到拖网的危害前曾一度以为,威胁手鱼的是一种派大星——北太平洋海星(Asterias amurensis),因为它经常被拍到在手鱼托儿所附近晃悠。而且派大星数量激增的时期正好也是手鱼数量锐减的时期。

北太平洋海星

  后来大家才知道派大星被冤枉了,派大星其实不吃手鱼宝宝,它们吃的是这种长得像豆芽菜的海鞘,碰巧手鱼的卵产在它们上面而已。​

北太平洋海星爱吃的有柄海鞘

  当然,光滑手鱼是第一种被宣布灭绝的现代海洋鱼类并不意味着其他海洋鱼类是好好的。
  手鱼因为宅,一不上线就特别容易被发现灭绝。但是许多海洋鱼类的活动范围大,因此很难确认它们是灭绝了,还是跑到别处玩去了。所以说不定世界上最罕见的鱼,是我们还不知道的。​
  手鱼,不愧是澳洲特别慢的鱼——澳特慢。

突发:加拉帕戈斯陆龟回到西班牙岛

BREAKING: Yesterday, the Galapagos National Park and Galapagos Conservancy returned 15 giant tortoises to Española Island (including the famous tortoise dubbed “Diego”) — an island where tortoises nearly went extinct due to exploitation by mariners in the 1800’s. For the past 55 years, these tortoises were part of a successful captive breeding program that produced approximately 2,000 offspring and saved their species from extinction. 👏
The 15 original Española tortoises have been returned to their island home to live out the rest of their long lives, formally marking the closure of one of the most successful endangered species breeding, repatriation and restoration programs in the history of conservation. 🐢
This effort is part of our collaborative Giant Tortoise Restoration Initiative (GTRI), a long-term conservation effort to restore populations of giant tortoises to their historic numbers and distribution across the Galapagos Islands in areas where they were impacted by human activity.

大体翻译过来:
昨天, 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和加拉帕戈斯保护区将15只加拉帕戈斯陆龟送回西班牙岛(包括著名的乌龟被称为′′迭戈′′) –一个1800年被水手发现巨大陆龟而被掠夺至几乎灭绝的岛屿。在过去的55年里, 这些陆龟是一个成功的捕获、繁殖计划的一部分, 该计划让这些陆龟生产了大约2,000个后代,并′′拯救′′它们的物种免于灭绝。
15只原始的加拉帕戈斯陆龟已返回西班牙岛上的家园,过着它们的长寿生活,正式标志着保护历史上最成功的濒危物种繁殖,遣返和恢复方案的关闭。
这项努力是我们合作的巨型陆龟修复倡议(GTRI)的一部分, 这是一项长期的养护努力, 旨在使巨型陆龟的数量恢复到历史性的数量, 并在整个加拉帕戈斯群岛没受到人类活动影响的地区分布。

别跟我说这是什么“新品种”!

“老板,这龟怎么卖?”

“***”

“这么贵?不就是只**龟吗?”

“我这是新品种”

先不讨论关于动物种属的问题,因为太复杂,涉及到基因,我这个外行只能看人家专业人士的研究成果。这些年为了迎合市场,圈内“新品种”层出不穷,本文不会讨论杂交和变异问题,无论我个人是否喜欢,物种有生就有灭,就如《一代宗师》里宫二小姐与叶先生站在那条街上看着一块块拳馆招牌一样,哪有什么千秋万代。但我个人确实不喜欢因为市场而做的人为干预的杂交,这仅仅是我的问题。

可一个问题不得不说,我们不能把病态当作美,当作理所应当。人生病了,肌体肯定也会相应的发生变化,外伤其实还好,当内伤反应在外表时,往往已经病得不轻。脸色蜡黄,面色暗淡无光,舌苔增厚发黄,身体出现肿块或不应有的斑点,我们都知道,这人体内出问题了,可为什么到了其它动物身上却总有人会描金画彩?

这只公兰花螳螂,小时候时带一些淡紫的红,成年后逐渐变为全白,之后关节处出现暗红色后慢慢整个体色都黯淡下来。

爬行动物也是。

这是两只野外生长的巴西龟,应该没机会吃到什么鸡鸭牛羊的。可看看它们的体色,不能说多靓丽但​很分明。​

三十几年前我小时候看到的巴西龟大约是这样的,那时候是巴西龟刚刚进入国内宠物市场。​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红红的耳线,青翠欲滴的甲壳都让人眼前一亮。而十几年后,当我们在各种园林的池塘里看到刚刚被遗弃的巴西龟是这样的。

更甚至还有被称为“招财”的,为了让甲壳形成“8”……

龟病了,其实,我们人类更是病得不轻。错误被传播的可怕之处是多少年之后我们会忘记了到底什么是原本的样子,就如我们现在吃的食物​。​

无论您是把它们当作宠物还是发财的工具,要养,请好好养,要学,就请好好学,正史不读却偏偏信了野狐禅。相信很多负责任的介绍物种的文章都会对物种外观有详细的描述,而我们却往往选择跳过,直接进入​饲养小窍门。

MATAMATA家族新分类

本文转自台湾龟友林思民先生发布于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小站,文章中译为“枫叶龟”,因我们通常称地龟为“枫叶龟”,而习惯上将MATAMATA称为“枯叶龟”,发布于此时被我做了调整。

《新种枯叶龟》对枯叶龟的饲主们非常重要的消息:产于奥利诺科河(Río Orinoco)与尼格罗河(Rio Negro)上游,一般市场上见到的红腹型枯叶龟,正式发表为新种!
.
黑腹型(原本的):Chelus fimbriata (Schneider, 1783)
产地:亚马逊河西方与南方的各大支流
建议英文名:Amazon matamata turtle
建议中文名:亚马逊枯叶龟
其他常见名称:枫叶龟,黑枯叶龟,秘鲁枯叶龟(但其实不只秘鲁有)
.
红腹型(新种):Chelus orinocensis Vargas-Ramírez et al. 2020
产地:奥利诺科流域(Rio Orinoco)与尼格罗河流域上游(upper Río Negro, Amazon Basin)
建议英文名:Orinoco matamata turtle
建议中文名:奥利诺科枯叶龟
其他常见名称:红枯叶龟,哥伦比亚枯叶龟(但哥伦比亚其实两种都有)
.
形态:目前研究团队测得最大的母龟背甲长 52.6 公分,公龟背甲长 41.9 公分;但是这不是最大的尺寸,好像有些人可以养到更大型。
.
原文刊载于这个月刚出版的 Molecular Phylogenetics and Evolution,文章名称:Genomic analyses reveal two species of the matamata (Testudines: Chelidae: Chelus spp.) and clarify their phylogeography

原文链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1055790320300956

马达加斯加,陆龟的天堂?爱好者的圣地?

原文:

Madagascar National Parks (MNP) condamne fermement les trafics et les braconnages des tortues AstrochelysRadiata ou tortues étoilées ou encore tortues radiées endémiques du Sud de Madagascar et qui font partie des espèces protégées !
Le mardi 7 avril 2020, l’individu pris en flagrant délit avec 20 tortues vivantes et des kilos de viande de tortues issues du Parc National Tsimanampesotse a été immédiatement mis sous mandat de dépôt suite au verdict du Tribunal d’Ampanihy.  Cette action résulte de la collaboration entre les Comités Locaux du Parc, les villageois du fokontany Niasoa, les autorités locales ainsi que l’équipe du Parc National Tsimanampesotse. Les tortues sauvées des mains de l’individu ont été relachées directement dans le Parc et les viandes incinérées.

MNP dans sa stratégie de lutte contre les délits exhorte les autorités judiciaires de prendre des sanctions sévères correspondants aux délits à l’encontre des trafiquants qui mettent gravement en danger la biodiversité unique de Madagascar.

Ensemble, notre priorité restera la préservation de notre patrimoine naturel, pour que demain, nos Parcs et Réserves seront toujours là pour nos “fara mandimby” la génération future.

Protégeons notre richesse !

主要内容翻译过来大体意思是:

2020年4月7日星期二, 该人在法庭判决后立即逮捕了tsimanampesotse国家公园的20只活乌龟和一公斤龟肉. 这一行动是地方公园委员会, fokontany niasoa村, 地方当局以及国家公园团队合作的结果. 从这个人手中救出的乌龟被直接放入公园。
Mnp在其打击犯罪战略中敦促司法当局对严重威胁马达加斯加独特的生物多样化严重威胁的贩卖者采取严厉的惩罚。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这是一句标准的保护组织的宣传语,真的会没有买卖吗?物以稀为贵,懂这个道理的不仅仅是中国人,在非洲大量购买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或者以各种名义转运野生动物的是欧美,或者说是一些富裕阶层。炫耀就是需要与别人不同,是别人搞不定的。当活体走私被阻断,标本的价格也会水涨船高。

简单粗暴的禁止,并不能真正意义上保护到野生动物,反而可能增强了某些人猎奇心理。

附: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是介绍在非洲的动物标本产业,其公司拥有者大多是欧美,而管理层到标本制作师都是白人,其主要客户当然是世界各国的富裕阶层。不得不说,人家的标本制作确实技高一筹,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转载】史上最懒蝾螈近8年宅在原地 每12.5年才交配一次

转载自:网易科技

如果你觉得因为新冠状病毒肺炎的肆虐宅在家里有点难以忍受的话,你可以跟这只蝾螈学习一下。它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动物界的超级“宅男”。

科学家们在间隔7年多时间里,发现一只罕见的穴居蝾螈一直待在同一地点,科学家们认为它在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移动。

为了深入探索洞螈的野外生活,科学家们潜入到波黑地区的一个水下洞穴,对那里生活着的19条洞螈进行了研究。在近8年的时间里,研究人员通过几次潜水记录了它们的运动轨迹,发现2010年至2018年间,大多数洞螈的运动距离不超过33英尺(10米),通常约为16英尺(5米)。

研究人员用无害墨水在这个洞穴系统中的19只洞螈身上做了标记,使它们能够轻易被识别出来。研究人员发现最活跃的洞螈在230天内移动了38米,但是其中一个独特的个体,在2569天的时间里一直待在同一个地点。

此后近8年时间里,他们多次返回并对这些洞螈的活动进行了评估。研究人员表示,这些动物有可能在两次评估之间来回移动过,但最后又回到同一地点。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对洞螈的日常野外活动了解得不够。

这种两栖动物非常适应一种固定的生活方式。研究人员认为,它们会最大限度的保存能量,只在交配时移动,而这种交配行为每12.5年才发生一次。它们可以存活几十年,有些甚至可以存活一个世纪。它们生活在漆黑的水下洞穴中,不仅进化出了半透明的皮肤,眼睛功能也逐渐退化。

研究人员称,洞螈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事事,它们可以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存活数年,它们以不常见的小型甲壳类动物为食。由于之前对它们的研究大多是在实验室里进行的,因此研究人员对这种生物在自然栖息地的日常生活几乎一无所知。

【转载】凭一己之力拯救整个种族 史上最牛的龟退休了(组图)

新闻来源: 带你游遍英国 于2020-01-12 13:52:25 

话说,在南美洲沿岸国家厄瓜多尔的正西方不远处,有一个鲜有人烟的地方叫加拉帕戈斯群岛,是不是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据说也是曾经达尔文写下《物种起源》的灵感起源之地!

这儿位于赤道附近,却又是个隐匿于浩瀚太平洋的另一世界,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加拉帕戈斯群岛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还拥有着别处看不到的风景…

在活火山口遍布的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总共有着多达12个大大小小的岛屿,其中仅有四个小岛是有人居住的,其余的8座岛屿由于生存环境过于恶劣而导致几乎极少有人踏足,但越是这种尚未开发的原始岛屿,就越能吸引各国一些地质和生物科研队的兴趣,因此就在20世纪初时,美国加州考察团就到这儿发现了一种后来命名为加拉帕戈斯象龟的动物种类…

它们是目前世界上体型最为巨大的陆龟之一,却又在其中每个小岛上属于同纲不同种类的乌龟…

虽说这些加拉帕戈斯象龟们细分之下有所不同,但它们却有着一个尴尬的共同点——那就是它们自被人们发现的那天起,就都已经处于濒临灭绝的窘境!

早于1971年时,以为动物学家就在加拉帕戈斯群岛其中的Pinta岛上发现了一只象龟并把它命名为“孤独乔治”,但由于接下来几乎发现不到与它同类的种族后,县官的动物组织打算让它参加一个繁殖计划以防灭绝,结果没想到的是,“孤独乔治”多年来却一直没能与雌性母龟交配成功,也就没了后代,最终在2012年时遗憾离世,成了博物馆里的标本…

然而接下来要说的这只加拉帕戈斯象龟,却和“孤独乔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它的名字叫做Diego,是一只被发现于加拉帕戈斯群岛其中之一的西班牙岛上的象龟,

早在1930年时,它就被美国加州考察团带回了位于加州的圣地亚哥动物园,在那之后,被视为濒临灭绝物种的Diego就一直是动物园里的主要动物景点之一!

但直到1977年时,动物学家们才终于意识到Diego这种西班牙岛上特有象龟的灭绝困境,为了不让它的种族和“孤独乔治”一样彻底灭绝,动物救援组织把它转移到了南加州圣克鲁斯岛国家公园里,在这里,Diego与其他14只成年象龟一起参加了一项繁殖计划以拯救自己的物种,要知道,当时包括Diego在内的15只已经是西班牙岛象龟剩余的全部种族了,也就是说,它们是“全村的希望”!要是再不成功的话那就得以灭绝动物的名号列入史册了…

但好在的是,Diego似乎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着拯救种族的重担一般,从被转移到圣克鲁斯岛国家公园后的日子里,它就对一同生活的多只雌性母象龟们有着极大的性趣!虽说年纪已经挺大,但人家在性欲方面可是一点儿也没退化——在参与这一“物种救援计划”的四十多年间,Diego与数百只母龟进行了交配并孕育了超过800子女!原本不总共就只有十多只西班牙象龟嘛?哪儿又蹦出来的数百只母龟?这还不简单,那毕竟人家母龟也会生小母龟的嘛…

随着这一“物种救援计划”的持续进行,Diego的岁数也在不断增大,虽说乌龟们都以长寿著称,但100岁也已经到它们平均寿命的界限了,况且,圣克鲁斯岛国家公园里到目前为止也已经有了将近2000只西班牙象龟!

因此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公园管理局的负责人表示,Diego将在今年3月被送回到西班牙岛上自然繁衍生息,毕竟据称这次救援计划中有将近40%的后代都与它有血缘关系,因此这次退休也算是功成身退了~

当然,原本和它一起在圣克鲁斯岛国家公园生活的“妻妾”及后代们也有一部分将跟着它一起回家~

也是多亏了Diego这强大的性欲,才成功保住了西班牙岛象龟的整个种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