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乌龟的快节奏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还记得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一只乌龟来养吗?

回想二十多年前刚刚工作,花两个多月的工资买一只自己心仪的龟,冬天,接到后马上拆包装放裤兜里捂着回家,到家发现尿了我一腿。再回想上初中时候在南山花鸟市场第一次见到花花绿绿背甲的巴西龟是多么的惊艳,20-30元一只,天价,还好,父母还是给执拗的我买了。再回想,小时候家里洗手池是水泥的,老家人带来一只黑乎乎的乌龟就被丢在那里面,后来不知道怎么想的,非缠着奶奶给找了个盛米的陶缸来养,那时候还需要凭票购买的肉也切了给它吃。

我们生活在美好的大时代,生活质量飞跃式提高,能接触到的信息也越来越多,当看到台湾出版的《两栖、爬虫800种图鉴》,再次惊艳了,“我一定要都养个遍”!后来才发现其实很多“我喜欢”的物种都很难在本地饲养,如果要营造完全不同的温湿度(还不包括植被)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而且,人精力和时间都是非常有限的,如果饲养的物种食性又差异较大,乐趣将逐渐变成一件痛苦的事。再后来,我只选择了几种饲养,但对“精品”的追求演变成数量上的膨胀,贪婪让我吃了不少苦头。

这是一篇“如何饲养爬行动物”无关的文章,仅是现在的我当下的一次回顾与自省。在“脑袋被砍掉”之前,我所经历的每个时期都是美好的,无论那时候是欢笑、忧伤还是愤怒,都对自身有益。为什么小时候的开心会是那么的简单?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自己变了?不重要。大道是不变的。

回到关于爬虫上,我们为什么会喜欢养爬虫?爬虫远不如猫狗与人的互动性强,而它们却与自然联系更紧密,这或者也是我们藏在心底里的那份情结吧。

用一位美国的同行业者的话作为结语吧,“我们并不是它们的饲养者,而只是看护者”。

图片来源于Garden state tortoise

发表评论